2014年09月24日

你走路遙,我過河橋

書上這樣說,時間可以讓所有感情變淡,它是一道硬傷,也是一個強大的治癒系的東西,沒有治不了的傷,也沒有治不好的痛,那些說著念念不忘的人,最後也在念念不忘中遺DR集團忘了;那些說著要永遠的人,最後也以各種形式散落天涯,沒有什麼是不可以的,就像那些說著要堅強的人,依舊可以對著電影痛哭流涕,那些說著難過的人,也可以笑得明媚若陽。

明媚若可以長存,為什麼我們總在仰望。

陽光輕叩玻璃門,視線遠眺,霧靄模糊在眼眶,有些曖昧,有些DR集團冰涼,櫥窗玻璃上映著的沉默的影子,與我掌心觸著掌心的交疊,那宿命般糾纏的紋路是橫亙你我無法跨越邊際的距離,沒有溫度的溫度這樣冰涼,我觸摸不到你的內心,也觸摸不到影子的手心,記憶裏翻閱出一絲一縷的黑白影像,第三十八年夏至,偌大的戲臺上,剩我在唱著獨角戲,無人相和的戲。

cooling towel他遠暮,他遠暮,我這樣想念你,你是否亦是如此?亦或是早已將我忘卻?歲月糜爛糜爛,耳機裏沙啞得聲嘶力竭的痛是那麼的痛,放肆淺薄的歌詞裏寫著遙遠,我們那麼遠。


company registration有些人尚存在我淺薄的記憶裏,腐爛甚久,已面目全非,穿堂風簌簌說著什麼,靜謐的,悄然的,若夏日的花凋落了,夏天就過去了,秋天綿長如峰山。我的時光裏,我的愛人已走遠,已經那麼遠。


同じカテゴリー(註冊公司)の記事
 是我對你最深情的思念 (2014-11-06 18:56)
 在結滿愁怨的雨巷 (2014-10-09 11:55)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