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2月15日

天冷了,你就是我取暖的炭火

雪,下了一夜,梅花也綻放了一夜,但我總看不夠它的美麗。那份美麗,是一顆純潔的心,是一副淩霜的傲骨,是一抹快樂的色彩,是一份從容的清淡,是一份高貴的冷豔,也是一份優雅自然的美麗。在冬天的每一個角落,無論何時何地,它都一如既往保持那一份含蓄、矜持,安穩。

冬天,帶著梅花撲鼻的芳香,悄然來到臨別時的庭院。鵝毛大的雪花,在寒冷的北風中瀟灑;忽而一抹暖陽投射入我堅硬的冰城,雪慢慢消融,一點一滴,溶入你柔波似的心海。寧靜的雪夜,你憑藉輕盈的身體,隨刺骨的寒風四處遊蕩,直至認清了我的方向,你便忽如一夜春風來,闖進我緊掩的心窗。我打開窗,抬頭望向窗外,便瞧見你那潔白的衣裳,在天空中任意飛揚;冬盡今宵促,年開明日長。美麗的雪花,遇見你,心便宛若千樹萬樹梨花開,綿延的雪山遍野都是你雪白的容顏。

朦朧夜色之中,一個單薄的身影,站在冬天的冷風口,僵硬的表情對抗著嚴寒的侵襲。凜冽的北風漂洋過海,從我生活的城市疾馳而過,撒下一朵朵純白的雪花,將我疲憊的身軀緊緊包裹。人們穿上一件件厚厚的棉衣,來抵禦這個令世界禦瑟瑟發抖的寒冬,可不管加了幾層衣,心還是無所適從突變的寒冷。如果雪停了,北風過了,就意味到了一年又盡時,那些不斷翻新的回憶與隨歲月沉澱的過往,也都該停了。

聽,雪落的光陰。雪落的聲音,很輕,很柔,似乎有點淒涼。它,穿著一襲透明的白沙,飄入軒窗,蕩過西湖,又落入廣闊無垠的大地;它像是生長在白雪的公主,嬌羞可愛的模樣,惹人令愛,讓人忍不住想親吻她稚嫩的臉頰。人們都說高處不勝寒,但它,總是倔強,堅信站得高才能看得遠,所以要強的它一直都喜歡落在高處,獨自欣賞冬天那份特有的清韻。你看,它又調皮停在梅花盛開的枝頭,覆蓋了屋頂,漫過了山頭。  


Posted by butingh at 13:37Comments(0)Dr Ma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