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01月28日

時光中的守候,如月清寧

  人生旅途,時光如白駒過隙,那些曾交集或擦肩的緣份,亦隨往事成煙,沒入時光的倒影。落花一樣的往事,飄散在舊光陰裏。一回頭,發現許多細節,疼痛的,傷感的,溫暖的,還在那裏。不論你走出多遠,它永遠都在。光陰悠長,你說那城還是舊模樣,歲月並沒有在這座小城裏刻下太多的痕跡,小城依然在樸素中獨享靜謐時光,依然在煙波流轉處獨候夕陽reenex
  
  節氣進入深冬,卻沒了前些日子的寒冷了,儘管時不時有冷風拂過發梢,可暖暖的陽光依舊每天如約而來,頑固的咳嗽也遠離了我,弱不禁風的身體終究沒有辜負這晴好的天氣,臉色也漸漸溫潤了起來。很長時間,內心不再起波瀾,看著那些渲染在紙上的情愫,字裏行間寫滿了理解,相知與期許,隔著山長水闊的遙遠,這樣被懂得,被惦念。心,突然浸滿了淡淡的溫熱,柔軟得再也承載不起任何惆悵。滿滿的都是牽念,是相惜的溫暖,思念疊疊重重,卻無以言說。
  
  一束陽光越過窗落在桌上,讓本就冷寂的身心也充盈著明媚,順著光束向著窗外望去,湛藍的天空飄著幾朵白雲,園子裏的竹葉依舊青綠著,只是沒有了夏日的生機,只有突兀著枝椏的榆葉梅似乎在訴說著北風來過的痕跡,那是季節轉變的印記,它在默默等待著春風來把它青睞。
  
  微風吹起一頁書,平仄的字元靈犀相對靜默不語。讓所有紛擾的念想在指尖下化成一個個字元,如絮的心事,綻放成一朵碧水中的清蓮,在我看得見的地方兀自清麗。你來,我在這裏,花香清溢;你去,我還在這裏,不言不語。守著一方靜謐,只為初見時的心動,不管天涯有多遠,你一直就在我的心裏,陪伴著我呼吸。
  
  今夜,風清,月淡,星子無光,詩意的念想,是黑暗中躲藏的雲朵。聽,你的腳步,擊碎晶瑩的冰露,我安靜微笑著,默默等待,看你跋山涉水而來。一語相識,眸裏寫滿溫柔,相逢一笑,緘默兩心間。擱淺歲月留白裏的浮想,不去慨歎過往的離合悲歡。只在這一方融融暖意裏,盈滿懷溫情,為你紅袖添香reenex
  
  如煙的往事在走過的時光裏泛起微瀾的漣漪,一縷柔情縈繞著眉間的清喜,百丈紅塵,八千裏風月,請容許我折疊起那些憂傷的瑣事,只把美好的時光銘記。饒雪漫說:“我內心固執地追求,只有我自己看得見,但我希望我沒錯。”回眸,誰的目光定格成一朵花開的時間。我仿佛看見了一場月光雪,梨花般的雪花將兩顆初遇的心融化。
  
  漫天的飛雪,鋪陳成一幅絢麗而動人的圖畫,美麗的雪花,飄飄灑灑,帶著美麗的牽掛,是在淺唱低吟一首冬天的情歌麼?生命像一片雪花,在風裏掙扎,最終還是飄然落地,那麼飄落的瞬間,我們是否可以讓自己找到另一片同在風裏起舞的雪花。
  
  我與雪有一份心靈的契合,就讓我追尋著雪的足跡,肆意飄灑,只為夢落下時,那留在記憶深處綿綿的情話。
  
  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一個“情”字,若問緣由,難尋難覓。突然想起《甄嬛傳》裏甄嬛與果郡王的經典對話:“會不會終有一年,有人覺得這些夕顏礙眼,將它盡數拔去片葉不留呢?”“也許會,可即便拔去這些夕顏,開在心裏面的夕顏,是永遠也不會除去的。”是啊,雪花年年冬天都會盛開,而我,依然立在你純潔如昔的世界裏,靜靜地聆聽你舞動心靈的清曲。
  
  梅花寂放的塵世煙火,絲管不鳴,琴瑟不奏,只有皎潔如銀的月光,映照著我眉間的清愁,以及你熟悉的氣息。輕言淺語,陌生可以是一輩子的擦肩而過,而熟悉卻可以是一瞬間的回首定格,沒有不食人間煙火的聖潔,也沒有郁金馥香的高貴,只有淡淡的雪花,依著風的足跡,從你的那座城飄了過來,洗滌我一身的疲憊reenex
  
  人生,註定會有許多遺憾,就如這遼闊的天空,又有幾人能和一朵心儀的雲遇見?我和你,那麼近,那麼遠,當澀澀的淚水化作飛雨,想著還有一個你在我心底,可以讓我思念,讓我留戀,讓我期待還有暖暖的晴天,我便放下矜持,依著天邊的雲彩低眉前行。愛的方向,本就是心靈感受的一個過程,而不在於結果。你說,入了記憶,也便住進了靈魂。也許,人間的愛,有可能是只不幸的燈蛾,苦苦追逐的不一定是真正的光明,可風告訴我,雲的翅膀是一筆抹不去的色彩!
  
  蘇芩說,世上最奢侈的人,是肯花時間陪你的人。誰的時間都有價值,把時間分給了你,就等於把自己的世界分給了你。世界那麼大,有人肯陪你,是多大的情分!人們總給“愛”添加各種含義,其實這個字的解釋也很簡單,就是:有個人,直到最後也沒走。
  
  想來,這塵世有著太多熱切過後的薄涼,心思,如窗外那一抹白月光,此刻,安靜的沒有落下一絲憂傷,只想用溫婉的字眼裝飾心窗,而你,就在我轉身可以觸摸到的地方。時光中靜靜的守候,如月清寧,如蘭馨香。
  
  清簡的日子,守著心中一方淨土,寫心儀的文字,行自己的路,聽自己的心聲。下雪之後,氣溫有所下降,蓋著毯子,左膝蓋還是感覺微微疼,冷寂的夜,陪伴我的只有這月光和文字。你說,春天不遠了,那麼,我的那些花兒也快開放了吧。
  
  晨起,暖暖的陽光從窗的縫隙裏灑了進來,風過眉梢,回眸處,誰的眸光在溫情的注視著遠方?一份平淡的心性,穿透靜水流深,悄無聲息的蜿蜓著人情冷暖。我知道,雪終會融化,春天已迫不急待在我的紙上探出了頭,冰封的心會隨日月而慢慢復蘇。-那些荒蕪的時光,因了極力尋找的目光而重現生機。遺失的美好,因為還可以思念,還可以溫暖,所以,永埋在心底,如暖陽般明媚。

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